返回頂部
信箱
站內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 漢陰新聞網-主流媒體,漢陰門戶 >> 漢陰新聞 >> 今日要聞 >> 熱點聚焦 >> 正文
追尋將軍足跡 傳承紅色基因
作者:曾發高    新聞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9-11-18

  漢陰縣政協,結合漢陰特有的紅色文化資源優勢,將“三個三”紅色文化的挖掘與傳承,作為新一屆政協文史工作的重點。在政協黨組書記、主席史正林親自帶領和督戰下,已先后完成了《沈啟賢將軍專輯》和《楊棄將軍專輯》的編纂出版。為盡快完成好《何振亞將軍專輯》的征編,漢陰縣政協主席史正林先后五次派出副主席王生林、符清野率史料征集組,專程赴北京、遼寧等地搜集有關何振亞將軍戰斗、工作和生活的史料,真正發揮鑒效先賢、啟迪后人的存史資政作用。

史正林主席與將軍夫人馬倫女士深切交談

  (一)探訪將軍親人

  2019年6月18~20日,漢陰縣政協副主席符清野一行四人,帶著史料征集任務和崇敬的心情來到革命老區何將軍故里寧陜縣(1956年由漢陰縣劃歸寧陜縣管轄)。

  當天下午,我們在寧陜縣政協主席馬中平引領下,來到該縣檔案史志局,臨聽了一位工作敬業又熟悉文史工作的徐某介紹,他十分嫻熟地講述了何振亞(原名何繼周)將軍在其老家參加革命創建陜南抗日第一軍的概況后,又不厭其煩地給我們查找了不同版本的相關史料。第二天一清早,我們在檔案局原局長沈蘭虎、縣供銷社原主任同時又是在何將軍老房子長大的陳先發陪同下,一路驅車兩個多小時,先后去了何將軍的故居、陜南抗日第一軍軍部舊址等地;拜訪了何將軍的親戚親人及健在的知情人士和當地政府的文史愛好者。最讓人銘記難忘的是龍王鎮黨委王書記,早早的就在去將軍故里的路口等候著我們,帶路陪同、熱情介紹、還親自召集當地知情老人,為我們提供各種史脈線索。

  征集組一行探訪的第一站就是現在還健在的何繼周的姪兒媳婦劉家菊家。劉家菊老人現年八十八歲,屬典型的大山深處的農家婦女,不識字,身板硬朗,聽她說:何繼周有三兄妹,哥哥何繼武、妹妹何繼香,何繼周排行老二,其父何仁高,在當時是一名地方團總,其妻鄧氏。她說她丈夫何啟慶(即按舊時農村習俗,把何啟慶過繼給何繼周的)當兵后入朝,跟繼周叔經常交往;一九八幾年,她的兒子何克強女兒何克銀都先后去過北京何繼周家,給他們帶小孩;再后來又過了幾年了,來了幾個公社的人,把丈夫當兵的證件、獎章全拿走了,從此就再也沒有聯系了……

上圖右二為何繼周的姪兒媳婦劉家菊

  (二)拜訪將軍故居

  何將軍故居位于漢陰縣龍王鄉(1956年劃歸寧陜縣龍王鎮管轄)綠煙村三組何家院子,房屋座北朝南,周圍全是耕地。

  聽當地一位年過九旬的老人說:龍王鎮火燫砭綠煙村何繼周老屋場(故居),屬“五虎楚羊”之地勢(意思就是說該屋場克屬羊的人,而何1913年出生,屬牛的,無大礙)。而當天在場自稱是何繼周的外甥沈萬明講,何繼周開始在漢陰“大司令”沈壽柏,綽號“狗大王”(二、三司令分別為沈璽亭、沈繼芳)旗下從事,由于看不慣其奸虐燒殺,后就自己出來單干,依靠張成勛(清朝庭道臺)的支持,何的父親何仁高當了團總,后柳佩峰又繼任他當了團總,勢力大了之后便將何趕走了。三年后,何繼周回老家(火燫砭綠煙溝)將柳殺了后,何繼周仍然依靠張道臺起勢,又才逐漸成了大氣。而另一老人王恒寬說:何繼周的親家柳世習會武功且又是教書先生,是王三春(渾名王狗娃)燒了何繼周的房子等等說法。

  筆者乘著釆訪之余,在何將軍的老屋場略有所思的轉了幾圈,能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就是:整個何氏老宅后有來山、前有走勢,的確有那么一點傳說中“五虎楚羊”的神秘,而唯獨依稀可見的,只能算得上是陳先華主任所介紹的:何繼周那間書房的殘恒斷壁了。

  (三)瞻迎軍部舊址

  當天中午一點左右,在龍王鎮鎮政府吃飯的空隙時間,我同隨行的原縣檔案局長沈蘭虎一道,懷著好奇與崇敬的心情,參拜了陜南抗日第一軍軍部舊址。軍部舊址是唯一保存尚好磚木結構的四合院瓦房,位于龍王街,座南朝北,座落于現龍王鎮鎮政府對面,周圍為民房和鎮機關屬地,南面緊靠關鐵(關口一鐵爐壩)公路,距縣城49公里,現在來看,交通還算方便。軍部舊址現所在地為龍王鎮永紅村,該村為鎮政府所在地,居住著11個機關單位、二百來戶人家800余口人,以經商、務工和種養殖為主打理著現代山里人的日光。此舊址現為該村村民周延齊的私人房產,7口之家悠閑的居住著。由于那天主人不在,院門緊鎖,原軍事陳設一概不得而知,便很是遺憾地離開了。

  (四)再訪劉家大院

  7月2日,政協副主席符清野帶領史料征集組人員,再次拜訪革命老區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的誕生地——紫荊鎮征集何將軍相關史料。符清野一行在漢濱區政協文史委符主任的陪同下,實地踏堪參觀考察了荊河村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成立地劉家大院遺址、一軍小學德育室、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成立地紀念碑及正在建設中的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成立地展館,征集組成員,通過與當地黨史辦領導、鎮村負責人、知情群眾進行走訪座談,就何振亞將軍的相關史料進行了硏究探討,共同就紅色文化挖掘保護工作進行了現場交流,并互贈了各自的文史資料。

  交談中,漢濱區政協文史委主任振振有辭地道: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的誕生,是中國共產黨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在安康的成功典范。據史料記載,1936年8月13日,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在何振亞等一批漢陰籍優秀將領的組織領導下,在荊河村劉家大院宣布成立。這是陜南唯一走出的一支革命軍隊,她在漢濱、漢陰、石泉、寧陜等地建立起了陜南人民心中的一座歷史豐碑,為鄂豫陜革命根據地和川陜革命根據地的建設,做出了巨大貢獻。

  (五)一上北京何家 挖掘“三親”史料

  為進一步征集到《漢陰文史資料》(何振亞將軍專輯)的“三親”史料,符主席率史料征集人員,七月中旬,又到何將軍曾經戰斗、生活、工作過的北京市朝陽、新城、海淀區等地,收集、征集、搜集、搶救史料,符主席一行,每到一處,或與將軍親屬座談、或親自到事件發生地挖掘探訪⋯⋯想方設法、多方尋找人物史脈。通過近一周的北京之行,雖然曲折艱辛,但終歸搜集征集到了五六萬字的文字史料和十分珍貴的圖片、影像以及非常難得的現存實物,為編輯出版該專輯,找到了十分珍貴的一手史料。

  (六) 再赴遼寧盤綿 深入一軍師連

  為使《何振亞將軍專輯》編纂得更加詳實、更能經得起歷史的檢驗,9月19日22日,政協主席史正林又派王生林副主席帶領史料征集組人員再度赴東北征集史料,追尋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現在所在的連隊。

  在遼寧期間,王生林一行深入到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改制后,現在所在的武警部隊117師349團,參觀了部隊連、師史館,并與部隊首長進行了深入細致的交談。當王主席看到部隊師史館榮譽墻上那整齊威武的何振亞、沈啟賢、楊棄三位漢陰籍將軍的照片時,他自豪地向部隊首長說:何將軍是從漢陰走出的三位共和國將軍之一,他從小胸懷大志,刻苦讀書,不屈不撓追求革命信念,戎馬一生為了民族獨立和人民的解放而奮斗,是漢陰人民的驕傲,也是他所在部隊的光榮。在觀看表演時,連隊戰士那種對黨忠誠、不怕吃苦、勇于拼博的精神,正是何將軍當年領導的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光榮傳統的傳承。

  通過這次沈陽、盤綿、凌海等駐軍部隊的實地觀看,史料征集組人員,才真正了解到何振亞將軍當年所領導的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即后來的117師349團所在的原一、二、六連,于1996年10月改編為現在的武警第一機動總隊第一機動支隊(一連即現在的某部防暴裝甲車第一中隊、二連即五大隊十七中隊、六連即三大隊十一中隊),才真正對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的發展壯大和光輝歷程有了一個較為完整的認識,同時還搶救性地發現了何將軍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的諸多史料照片,這無凝也填補了漢陰縣政協文史工作的諸多歷史空白。

  臨走時,武警部隊117師349團還向王生林一行贈送了《紅色血脈》和《武警第三四九團團史》,真誠地支持漢陰縣政協《何振亞將軍專輯》的編撰出版,

  (七)再赴京津兩地 多方尋找史脈

  為更加全面地征集到《何振亞將軍專輯》史料,彌補《漢陰文史資料》“三親”史料的或缺,11月上旬,政協主席史正林又親自帶隊,再赴京津兩地,多方尋找史脈。

  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此次京津之行,史料征集組除跟何將軍的長子女何連濱、何曉綿進行了訪談,又經多方聯系,幾經周折十分難得地在北京市朝陽區拜見了年過九旬的將軍夫人馬倫女士,在與她長達三個多小時的交談中,我們又了解收獲到許許多多鮮為人知的口述“三親”史料和幾十張珍貴照片及難能可貴的幾篇文字史料,這無疑給我們正在征編出版的《何振亞將軍專輯》憑添了史脈底氣。

  (八)追尋將軍足跡 存史資政育人

  暗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爭嗚。今天,將軍離我們故去整整四十一年,縱觀何將軍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斗的一生,從陜南游擊縱隊到創建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從找到黨的領導編入紅十五軍團到北上抗日,從解放戰爭到抗美援朝,再到社會主義建設的治軍歷程:首先堅信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何將軍從學生時代起就有遠大理想,刻苦學習,立志報國。特別是當他進入軍營,首先熱衷于進步思想和革命理論,而當他有機會與紅軍接觸后,他便認定共產黨領導的軍隊才是人民的軍隊。何將軍正是懷著這樣一顆對黨忠誠的赤子之心,歷盡千難萬險,終于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成為了一名共和國將軍。其次注重思想政治工作,軍民團結一致。何將軍既使在抗戰前夕那樣艱苦的歲月,也非常注重軍民關系,愛護群眾,尊重百姓風俗習慣,買賣公平,取信于民。成立宣傳隊,向群眾宣傳軍隊是為人民謀利益的,是人老百姓自己的軍隊,宣傳黨的抗日舉張,以此發動群眾、武裝群眾。三是重視自身建設,做到官兵平等。何將軍一貫舉張:干部以身作則,關心戰土,不謀私利,做到官兵平等。一次行軍途中何將軍碰到東躲西藏避難的父親,大伙都說給他父親些錢物讓他搬到后山去住(當時部隊有的是錢物),何將軍的回答是:“不行!革命不能養家肥己”,而在當時,家父房子被燒還要遭抓殺,何將軍并未動搖革命,反而勸說父親:革命首先要從自身革起。生活上他從不搞特殊化,處處關心戰士,當時不少戰土疾病纏身,腳起泡、打擺子等無藥可醫治,何將軍凡在行軍途中遇見有傷病的,他就親自背抬。正由于干部戰士同甘共苦,大家終于度過了難關。四是嚴明紀律,軍令如山。在打游擊時何將軍的部隊就軍紀嚴明,凡打土豪所獲財物一律歸公,或周濟窮人,任何人不得隨意拿占;軍隊作風過硬,要求官兵不搶人打人,不損害百姓利益,不調戲婦女,違者輕則打板子開除,重則槍斃(一連長因強娶本縣一農家女為妻被槍斃;一戰士因買飯發生爭執,而把飯碗打在賣飯婦女的臉上,何將軍忍痛將其處決;有個戰土因臨時養傷在老百姓家,后因攔路搶劫而被部隊處決)。難怪群眾說:“紅軍的軍紀如鐵,比鐵還硬啊!”何將軍所領導的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憑著嚴明的軍紀,在遇回曲中又發展到三四百人,后來壯大到一千二佰余人,終于成為了一支革命的軍隊。

  正如中共西北特委書記謝華這樣肯定到:“陜南地區土生土長的這支革命武裝,是在中共陜西省委遭到破壞,陜西的革命斗爭出現嚴重困難的情況下開展游擊活動,發展壯大起來的。它鼓舞了人民群眾的斗志,打擊了敵人,為我黨我軍培養、鍛煉了一批優秀干部,在秦巴山區的革命斗爭史上寫下了光輝壯麗的一頁。”

新聞錄入:唐福磊    責任編輯:唐福磊 

  • 上一篇新聞:
  • 下一篇新聞: 沒有了
  • 精彩圖片
    通知公告
    視頻分享
    熱門新聞
    黨群網站
    政府部門網站
    鄉鎮部門網站
    其他網站鏈接
    Copyright 2011-2015 漢陰新聞網. All rights reserved.單位地址:陜西省漢陰縣城關鎮和平街24號
    聯系電話:5212429 5219117
    網站信箱:[email protected]備案號:陜ICP備05002552號
    千斤顶或更好10手游戏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最大遗漏数据 520彩票游戏 北京快3路公交车路线 17148大乐透号码预测 时时彩长期稳定打法 江苏11选5技巧 彩票大赢家老时时彩 彩票破解软件 福彩上海快三 逢集卖方便袋赚钱吗 三个色子玩法 甘肃11选5基本走势图 时时彩后二码 东阿彩票中奖 辽宁11选5遗漏 在国外如何利用国内关系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