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站內搜索:
您現在的位置: 漢陰新聞網-主流媒體,漢陰門戶 >> 漢陰新聞 >> 深度報道 >> 正文
從漢陰走出的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
作者:王濤    新聞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15-09-01

  導讀:在中國抗戰勝利70周年來臨之際,我們不能忘懷首戰奪得“平型關大捷”、從陜南安康漢陰走出的“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這是陜南人民自覺自發組織起來、尋找黨的領導而奉命北上抗日,且是唯一一支成建制加入紅軍的革命隊伍。“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改編為紅15軍團警衛團和八路軍115師警衛營后,在黨的領導下,由營發展到師,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的歷次戰斗中表現英勇、戰功卓著,涌現了一批立下赫赫戰功的指戰員,其中何振亞、沈啟賢和揚棄成為共和國開國將軍。

  根據沈啟賢將軍生前的口述、來信、《沈啟賢軍事筆記》、《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史料》和《中國工農紅軍第25軍戰史》等資料,王濤同志搜集整理了此文,以饗讀者。



  從漢陰走出的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

  1931年9月18日,日本悍然侵占我東北三省。“九一八”事變的第三天,中共中央發表了《中國共產黨為日本帝國主義強暴占領東三省事件宣言》。同年,紅25軍和紅四方面軍分別在皖西六安麻埠和黃安七里坪相繼正式成立。1932年 2月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發出《為帝國主義瓜分中國與帝國主義大戰致全國的通電》:“號召全國工人、農民、兵士、學生及一切勞苦民眾,自動地組織義勇軍,自動地武裝起來,奪取國民黨的武裝,直接與帝國主義作戰,驅逐日本及一切帝國主義侵略者出中國……”

  1930年,安康漢陰籍的沈啟賢(原名沈繼禹)和何振亞(原名何繼周)等人從楊虎城第十七路軍隨營學校接受培訓,后又被選派到西安綏靖公署步兵訓練班學習,受到教員、學員中的中共地下黨的政治宣傳影響,對共產黨的主張有了初步的認識。結業后他倆被分別派到西北軍陜西警二旅四團四連和九連任排長。因陜警二旅四團副團長張惠民曾是參加寧都暴動的紅軍副師長,因受不了當年紅軍內肅反的殘酷政治斗爭,設法脫離紅軍后參加了楊虎城部隊,但他仍然保留了紅軍作風,不打罵下級軍官和士兵,還常常與沈啟賢談談心,講紅軍的官兵關系,講紅軍要抗日救國。他說:紅軍除了政治斗爭殘酷外,是一個好部隊,將來必有作為。沈啟賢他們開始向往紅軍,秘密向士兵滲透有關紅軍的思想主張。

 



 沈啟賢與何振亞是漢陰高等小學的同學,相互知根知底。1932年在駐守平利縣期間,他向何振亞提出秘密組織“陜南人民抗日救國赤衛團”,振亞非常贊同。他們聯系了互相信任的幾個排長和戰士,如徐海山、王萬晶、孟子明、茍樹林(后改為敬樹林)、趙洪勛、沈繼堃等共11人,在平利縣秘密成立了“陜南抗日救國赤衛團”,11人都在起義宣言上簽了名。大家公推沈啟賢為赤衛團主席主席,何振亞為指揮。從此沈與何經常研究如何秘密開展兵運活動。

  關于兵運活動,沈啟賢在2003年9月給王濤同志的來信中說:“回憶當時情況,九、四兩個連先后起義,不是偶然兵變,而是有它的思想來源和組織領導,即抗日救國赤衛團同志分別深入連隊,秘密向士兵宣傳教育,使士兵逐漸認識到:‘吃糧當兵為的什么,不打日本鬼子,專打紅軍,算什么國軍,國軍不保國,專打自己人,只能讓日本鬼子高興。’四連起義后,被偽保安大隊追浮的七八個同志,竟被‘點天燈’殺害,當時這幾位英雄高呼‘打倒日本鬼子,共產黨萬歲!紅軍萬歲!’這不是毫無革命思想,隨便呼出來的。可見抗日救國赤衛團幾年來的兵運活動是有成績的。當然紅25軍入陜,不斷打勝仗的影響和紅74師大力支援信任,促使九、四兩連起義和后來的活動更有信心是分不開的。”

  1934年11月30日,紅25軍以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司令部政治部名義發布布告,明確宣布實行戰略轉移,建立陜西的蘇維埃政府,配合紅四方面軍進行陜南戰役。1935年3月10日,紅25軍在洋縣華陽鎮伏擊了前來追剿的陜警二旅兩個團,其六團被殲四個連,團長魯瓊俠被俘釋放。陜警二旅四團、五團官兵親眼目睹了紅軍將士作戰的英勇和優良作風,也看到了紅軍張貼的各種傳單,包括《北上抗日宣言》和《蘇維埃政府土地法》,內心震動很大。這年夏天,九連排長何振亞、四連排長沈啟賢與一連排長孟子明、二連排長茍宏勛、三連排長呂治平、五連排長茍樹林、八連排長徐海山等人加緊籌劃策動兵變。隨后四團調防藍田和引駕回一帶。五連排長茍樹林講話中不慎流露了一點秘密兵運活動情況,被人告密而遭逮捕。何振亞擔心茍樹林經不起拷問,十分緊張,找沈啟賢商量怎么辦。他們研究決定:由何振亞立即率領他所在的九連起義,去找紅軍;沈留下為何振亞起義作掩護;然后沈再帶四連起義去與他會合。當何振亞12月11日率四團九連在長安縣引駕回起義后,連夜開進秦嶺深山,團長責令沈去追趕何振亞。沈啟賢陽奉陰違追了一陣,便回去報告沒找到,這時團長已對他產生懷疑,問他“是不是共產黨員”,沈回答:“不是”。團長無奈,便暗中派人監視。

  何振亞率部起義后,由于沒有找到紅軍,打了一陣游擊,得不到黨的領導,十分困難。為了部隊生存,不得不接受國民黨安康專員兼保安司令魏習儒的收編。何振亞感到處境危險,寫信給沈啟賢希望幫助。沈啟賢立即給在北平的族弟沈敏去信,告知何振亞的處境危險,希望他幫助找共產黨。沈敏接信后立即回到西安找到地下黨員杜瑜華。杜瑜華向“中共西北特別支部”書記謝華匯報了何振亞起義部隊的情況。謝華派楊江、杜瑜華兩個共產黨員和沈敏一道去與何振亞取得聯系,幫助何振亞于1936年8月10組織了第二次起義。大家選沈敏為主席,楊江為政委,何振亞為軍長,杜瑜華為參謀長。“中共西北特別支部”將這支部隊命名為“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在鎮安縣紫荊河劉家大院(現劃歸漢濱區)召開成立大會,散發宣言和《告民眾書》。在與在陜南活動的紅74師取得聯系后,“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配合紅74師開展游擊戰爭。

  1936年9月6日,沈啟賢帶領自己所在的第四團四連戰士起義。但由于起義地點沒選好,又缺少夜晚活動的經驗,加之警二旅吸取了何振亞帶連起義的教訓,暗中對沈啟賢進行嚴密的監視。發現沈啟賢帶了一連兵出走,便立即調來一個正規營和一個500人的保安大隊連夜進行前堵后追殺的殘酷圍剿。戰斗中,多數戰士犧牲,有的戰士被抓回去“點天燈”殺害,沈啟賢等鉆在水溝中躲過了搜捕,得以幸存。最后突圍找到何振亞起義部隊會合的戰士只有幾十人了。

  據沈啟賢將軍親口介紹和漢陰縣區鄉聯合調查審定的資料顯示,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的指戰員,大部分是漢陰人,僅現存有名有姓的就近200人。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起義后在陜南特委和紅74師領導支援下,以漢陰縣為中心進行游擊活動。楊江被宋登賢部殺害后,杜瑜華冒險再到西安找到中共西北特支,被介紹同中央代表羅瑞卿見面,匯報了陜南抗日第一軍情況。羅瑞卿很高興,委托他帶一部電臺和兩位負責同志到紅74師。陜南特委和紅74師向陜南抗日第一軍贈送了兩萬元郵票和一些槍支彈藥。沈啟賢到“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后,杜瑜華堅持把自己參謀長職務讓給沈啟賢。部隊開始在陜南利用深山密林作掩護進行游擊戰,殲滅反動團隊、懲辦惡霸地主,部隊很快發展到900多人。1936年11月底,部隊正計劃攻打駐扎在漢陰縣城的國民黨一個營時,突然接到紅74師陳先瑞師長親自送來的十五軍團政治部主任王首道的命令,因發生了“西安事變”,張學良、楊虎城兩將軍對蔣介石實行兵諫,南京國民黨調集重兵準備進攻西安,命令“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迅速開赴潼關與洛陽之間,協助主力紅軍破壞鐵路,具體任務到藍田縣再定。



  “陜南抗日第一軍”立即晝夜兼程向藍田開進。但部隊到藍田時,各路主力紅軍已紛紛向北轉移,軍團只留下一位聯絡員口頭指示部隊按軍團路標迅速跟進。急行軍半夜12點趕到咸陽河灘時,遇到國民黨萬耀煌師阻攔。杜瑜華只身前往軍團開來證明,才得以通過。1936年12月20日,中共西北特支成員徐彬如按照周恩來指示,以“西救會”名義在西安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首次披露在陜南有一只民眾武裝組織——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

  1937年2月11日,從漢陰出發后已改稱陜南抗日聯軍的原“陜南抗日第一軍” 700多人終于到達甘肅禮泉縣叱干鎮水田坪紅15軍團駐地,受到軍團首長的熱烈歡迎。軍團長徐海東同志在歡迎會上特別強調:“你們還不是共產黨員,就敢把部隊帶出來,說明你們相信共產黨,是一支真正的革命隊伍。你們真勇敢,了不起。”沈啟賢代表起義部隊感謝軍團的熱情接待說:“我們相信共產黨,相信紅軍,能夠參加紅軍,感到非常榮幸。希望軍團派政工干部來領導”。不久,軍團領導派來李雪三等十幾名軍政千部。任弼時同志率領黨中央慰問團慰問前線紅軍,還專程來視察這支起義部隊,高度評價了這支起義部隊的歷史作用,明確指示:“永遠保持這個起義部隊的建制”。從此,“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改編為紅15軍團直屬警衛團。

  當時到達陜北的主力紅軍經過幾次反圍剿和二萬五千里長征,部隊大量減員,只剩下兩三萬人了。因此黨中央對“陜南抗日第一軍”起義參加紅軍,十分重視。特別是“中共西北特別支部”書記謝華同志,原是周恩來總理領導的“中共上海特別支部”的書記,因陜西地下黨遭到嚴重破壞,才被派來陜西重建地下黨組織的。他向周總理匯報了“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起義參加紅軍的情況,周總理很重視,親自將這支部隊交給羅瑞卿領導。為此杜瑜華還親自向羅瑞卿作了匯報。后來羅瑞卿回延安,才將這支部隊交給紅15軍團領導,編為該軍團的警衛團,沈啟賢任警衛團參謀長。1937年2月,經徐海東司令員和李雪三政委介紹,沈啟賢、何振亞同時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為了抗日大局,紅軍改編為八路軍,紅15軍團縮編為八路軍115師344旅,其警衛團也縮編為警衛營。在115師組織指揮下,警衛營參加了首戰平型關大捷,警衛營打得很出色,給日寇以迎頭痛擊,振奮了全國抗戰信心。徐海東旅長后來多次向沈啟賢表揚這支起義部隊說:“你們陜南來的部隊和主力紅軍一個樣,敢和日本鬼子拼刺刀。可惜兩位青年連長李傳明、何相文在和敵人搏斗時光榮犧牲了。”

  隨后,警衛營又參加了粉碎日寇的九路圍攻等多次戰斗。1940年,八路軍一部奉命南下支援新四軍, 344旅擴編為第二縱隊,警衛營擴編為新688團,歸新四軍三師建制。1945年抗日戰爭結束,三師進軍東北,原688團又擴建為新四軍三師獨立旅,后改編為第四野戰軍第39集團軍117師,從東北一直打到了廣西。1950年10月20日夜,沈啟賢任中國人民志愿軍主力39軍參謀長,奉命率部跨過鴨綠江,在云山地區打響了抗美援朝第一仗“云山戰斗”,這是我軍第一次與美軍交鋒,重創美軍號稱“常勝軍”的一個聯隊,俘虜美軍2000人,還殲滅韓軍一個師。接著部隊南下,收復朝鮮已經淪陷的首都平壤,智渡臨津江,攻克漢城。“大振國威,大振軍威,震驚世界”(國際評論)。戰爭結束后,117師改為武警部隊,現駐錦州。

  因戰功卓著,該部隊主要指戰員何振亞、沈啟賢1955年被授予少將,楊棄在1964年晉升少將軍銜。1978年10月24日,何振亞因肝癌病逝于北京后,骨灰被運回安葬于漢陰烈士陵園。2010年1月24日,沈啟賢將軍病逝于北京,漢陰縣委派時任縣委副書記廖良成、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兼文聯主席王濤等人前往吊唁。2010年漢陰縣決定動工修建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紀念碑。此碑為漢白玉材質,高9.9米;軍史浮雕高4米長10米,為花崗巖材質。紀念碑和浮雕次年清明前正式竣工,現已成為當地人民及青少年緬懷先烈開展愛國主義教育活動的基地。

  本文資料來源:

  1、沈啟賢將軍提供的“1932年至1937年陜南革命老區主力紅軍和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活動概況”(此件為打印稿,共19頁)。

  2、“陜南人民抗日第一軍的誕生經過和發展歷程”由沈啟賢口述,潘荻記錄整理。

  3、沈啟賢將軍2002年3月9日和2003年9月給王濤同志的親筆來信。

  4、《沈啟賢軍事筆記》中國工人出版社2007年7月第一版,中國版本圖書館CIP數據核字(2007)第074502號。

  5、《中國工農紅軍第25軍戰史》解放軍出版社1990年2月第一版,中國版本圖書館CIP數據核字(2007)第035707號。

  6、漢陰革命老區史料匯編《紅色的記憶》,漢陰縣老區建設促進會編印,陜內資圖批字【2014】28號。

新聞錄入:姜波    責任編輯:姜波 

  • 上一篇新聞:
  • 下一篇新聞: 沒有了
  • 精彩圖片
    通知公告
    視頻分享
    熱門新聞
    黨群網站
    政府部門網站
    鄉鎮部門網站
    其他網站鏈接
    Copyright 2011-2015 漢陰新聞網. All rights reserved.單位地址:陜西省漢陰縣城關鎮和平街24號
    聯系電話:5212429 5219117
    網站信箱:[email protected] 備案號:陜ICP備05002552號
    千斤顶或更好10手游戏